孕妇淑珍af0

淑珍张开眼,他硬硬的胡渣扎着她大腿内侧和下体,将她从片刻的昏睡中弄醒。

看看表已经一点四十三分,她推开他,下桌站好,抓起披在椅背上的胸罩,他仍贪婪地吻着她的乳头,抚弄她仍微湿的下体。

淑珍的情绪很复杂,这是她第一次和自己先生以外的男人做爱,过程激烈又不寻常,她在那让她无法自持的高原上待了好久,肛门仍隐隐作痛。她和先生第一次肛交时,她先生也是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地插入她的肛门,让她好痛却又异常地兴奋,可这个人竟是如此相熟的老朱,和她每次自慰时性幻想的陌生人或是歹徒差好多,使她有被占便宜的怒意。

“把手拿开,我要回去上班!”

老朱知道她的脾气,笑笑不敢说话。淑珍穿好胸罩,扣上前扣,从桌下捡起了孕妇内裤,低下头,抬起脚套上内裤,望见还是湿淋淋一片的泛黄裤裆,她咬紧嘴唇,止不住耳根一片泛红。

老朱讪讪地递给她T恤和踩脚裤,一直跟她赔不是:“你实在太性感了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淑珍迅速穿好衣服,满脸通红瞪了他一眼:“死相!”急急打开锁上的房门走出去。

上楼的二十几级阶梯还没走完,鼓涨的膀胱又向她发出了警号,淑珍快步走入护士更衣室的厕所,小了便顺便换好护士服。她两手摩娑著硬梆梆的下腹,这股硬胀的感觉一直没消失,而且可能又因为中午那一场风流,肚子的不适比上午更厉害了。

此外她的腰背也开始 痛,淑珍想,大概是自己刚才躺在老朱的办公桌上,拚命弓身抬臀的动作引起了腰痛。

在STATION和BEDSIDE走来走去时,淑珍不是用手撑腰就是按摩著圆滚滚的肚子,想缓和下腹下背的疼痛。

 

已经生过小孩的美幸和碧莲看她这样子,关心地问她:“怎么了,是不是要生产了?”

淑珍说:“预产期还有五周,应该不会这样快吧!刚才拉了一下肚子,可能吃坏肚子吧!”

两点三十五分,淑珍到8A-2病房为病人换点滴,略微垫起脚尖,大肚子下缘靠在床沿,伸手到对侧去接点滴,她的子宫忽然收缩起来,让她几乎岔了气,“啊”了一声,眉头皱了一下。

病人紧张地问她:“护士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淑珍说:“没什么。”

走出房间时,病床上的欧巴桑叮咛她:“你有身肚子这么大,要注意哦!”淑珍笑着谢她。

回到STATION,忙碌暂告一段落,淑珍撩起孕妇护士服下摆,两腿开开坐在椅子上写护理记录。

坐下没五分钟,又一阵子宫收缩,让毫无准备的她丢下笔,五指张开按著大肚子,挺直了腰,这样不适似乎减少了些。

过了二十秒,她才舒一口气,松开紧皱的眉头和按著肚子的手,继续写她的护理记录。

两点五十分,淑珍又放下笔,用手撑直了腰, 痛欲裂的腹部让她咬住了嘴唇,大力呼吸,她转头问也坐在一旁写记录的美幸:“我的子宫好像开始收缩了,怎么办?”

美幸跟她说:“不一定是真的阵痛,我上次生产,前两星期就出现宫缩,那时我也好紧张,可是那天痛了五、六次就没了。你可以等等看,起来走走,如果是假阵痛就会好很多的。”

三点九分,第四次宫缩让怕痛的淑珍“唉唷!”大叫一声,两手抱住硬梆梆的肚子,痛得眼泪都差点要掉下来。

这次腹痛持续了半分钟,淑珍站起身告诉碧莲:“碧莲,我肚子越来越不舒服,想去走一走。”

碧莲想陪她一起去,淑珍摆摆手说:“我自己会小心。”

她在病房绕了一圈,朝楼上的妇产科走上去。她站在产房大门外,听到待产室里两个产妇此起彼落的叫痛声、喘气声,产台上一个正在生产的产妇尖叫咒著:“啊……喔……好痛……好痛!我不要生了,我一定会死掉!啊……救救我!救我……啊……”

凄惨的叫声让淑珍心惊胆战,回头往楼下走,在楼梯间她又一次捧住肚子,整个人靠在墙上,嗯嗯低吟起来,这次痛了四十秒,淑珍手撑著腰走回护理站。

美幸看她满头大汗,问她好一点没有,她勉强发出声音:“没……有……”再一次的子宫收缩使她痛得声音都变了。

美幸说:“看来好像是真的喔!”她告诉淑珍要开始留意每次阵痛的长度和阵痛之间的间隔。

四点零六分,淑珍跟美幸说:“美幸,我现在大概七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四十秒左右。”

美幸跟她说:“耐心继续等,等到三分钟或五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持续一分钟时,再到楼下妇产科的产房去就可以了,我上次太早到产房,结果在待产室里等了六个小时,躺也不是,坐也不是,好难熬喔。”

美幸忽然很神秘地把她拉到一边,压低了声音问她:“你中午在老朱的研究室干什么?”

淑珍满脸通红,极力维持平静:“没有啊,只是吃饭聊天而已啊。”

美幸满脸不相信:“他隔壁是护士更衣室,刚刚简淑媛上来跟我说,老朱的房间中午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声,她们一开始以为有凶杀案,后来仔细听才发觉是非常浪漫的叫声……”

淑珍低着头,很难为情地承认老朱碰了她。美幸关心地问:“他是不是强奸你?”

她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:“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强奸,我没有抵抗。”

忽然,她又“唉唷”叫一声,脸色难看起来,美幸问她:“又阵痛了?”

她点点头:“越来越痛了”擦掉额头上冒出的汗水,淑珍捧著大肚子走向厕所,她的膀胱又要了。

一坐到马桶上,她就注意到潮湿泛黄的内裤裤裆上多了一种颜色:一小片略有血色的黏液。在怀孕期间,一到原本的月经期(她的经期一直很准),都会分泌类似的带血黏液,淑珍以为又到那个时间了。不以为意的她小完便,觉得有一点想要大便的感觉,又坐了三分钟,可是大不出来,她便穿好内裤出来。

五点十分,淑珍在护理站每隔五分钟就抱紧肚子撑住腰,“唉唷、唉唷”地大声呻吟喘息,阵痛长度延长到五十秒。

美幸问她要不要到产房准备生产,她说要等阵痛更密集,强度更大才要去。

美幸说:“也好,反正现在去也只是躺在待产室叫痛而已,在这儿大家还能陪陪你。”碧莲叫美幸陪淑娟到更衣室休息,淑珍说不用,她还是待在STATION做点事,肚子比较不会那么痛。

五点二十分,淑珍又去上洗手间,这回孕妇内裤裤裆上是一滩殷红的黏液,她回来问美幸:“我底裤有一大滩鲜红的黏液,是不是落红了?”

美幸纠正她:“是见红了,你变成女人的第一次性交,流出来的血,才叫落红。”

坐在椅上的淑珍只能点点头,继续“哼、哼、哼”地呻吟。

五点四十八分,面向椅背,两腿张得开开坐着的淑珍差不多三、四分钟就要低头趴在椅背上。

“唉唷,好痛!唉唷,唉唷,好痛啊!”地边啜泣边喘气呻吟,阵痛每次都持续超过一分钟。一轮阵痛消退,她抬起头,眼眶还含着泪水问:“美幸,我肚子好痛,腰 得好像要断掉,生产怎么这么痛苦难熬啊?”

美幸轻轻帮她按摩腰身和腹部,安慰她:“我上次生产比你还要不舒服,全身发冷发热,一直干呕,我老公整只手都快被我抓到全部瘀血了。对了,你要不要通知你老公啊?”

“他今天下午一点五十分坐飞机到新加坡出差了,要四天才回来。”

8A-2那个欧巴桑的五岁小孙子站在STATION里好奇地问:“大肚子阿姨,你是不是肚子痛,怎么在哭?”

美幸跟他说:“大肚子阿姨快要生小BABY了,她现在肚子痛人不舒服,弟弟乖不要吵她。”

“那小BABY从那里生出来?”

“从大肚子阿姨两脚中间有一个洞跑出来啊!”

五点五十八分,一回阵痛方歇,淑珍的喊叫声刚停,她抬头告诉美幸:“我好想大便,便意好强烈。”要美幸搀扶她去厕所。

才站起来,她“唉唷!”惊呼一声,体内“哦”一下,阴道内似有一股涌泉,微白的透明液体不停流下来,像是小便,但她无法控制,淑珍僵立不敢乱动,水液汨汨地沿着她的大腿流下,她低头看到两腿之间的地板上,流了一地“她的液体”,空气中有一点淡淡的腥味。

她的声音不住地颤抖:“美幸,美幸,怎么这样?怎么这样?我是不是破水了?”

美幸说:“没错,羊水破了,你快要生了,上完厕所,我就陪你到产房去生产。”

淑珍哭了起来,让美幸扶到厕所,坐了五分钟只有一些尿,她问美幸:“便意真的越来越厉害,怎么大不出来?”

美幸说:“淑娟你真的快要分娩了,我上次子宫颈开六指时,也是开始想大便,便意也是一直增强,可是一直到全开上产台都大不出来。”

她帮淑珍站起来,替已经弯不下腰的淑珍穿好内裤,淑珍长发有些散乱,阵痛叫声不停。她的小便被见红的血色黏液染成了粉红色。

六点十分,产房的自动门开启,值班护士伊贞抬头看见美幸搀扶著举步维艰的淑珍慢慢走入,淑珍边喘边说:“学妹,我快要生产了,帮我弄一下。”

她一边叫痛,边断断续续告诉伊贞,现在她三分钟阵痛一次,持续90秒。伊贞通知产房值班医师,然后扶淑珍进检查室,美幸跟伊贞点个头:“学妹,拜托你了。”帮淑珍擦擦汗,亲了一下她的脸,回病房准备下班。

医师来了,两人扶淑珍躺上内诊台,伊贞把淑珍的孕妇内裤拉下来,医师随手接过,瞧了瞧那一片殷红,湿漉漉的裤底,问淑珍:“破水了没?”

她痛的闭眼皱眉,咬紧双唇,只能勉强点点头。阵痛高峰过去,她才能说话:“大概十分钟以前破的,流了一大滩羊水。”

伊贞把她的大腿搁在脚蹬上,淑珍看到医师戴好无菌手套,润滑了手指,叫她“深呼吸。”

她紧张起来,下体有些用力,伊贞告诉她:“学姐,放轻松,下身不要出力。”他的手指这才放入她的阴道。

淑珍在阵痛的波浪中隐约感觉到他的手指触碰着她的子宫颈,又撑压着她阴道底部。

在呻吟哭闹的阵痛声中,淑珍听到医师告诉她:“子宫颈都开九指了才来,太危险了,一不小心你就会在你们病房产子了!”

他交代伊贞:“马上送上产台!”

噬人的剧烈阵痛一波波淹没了淑珍,进产房不到十五分钟,阵痛已经变成持续不断,她两手青筋暴露,抓紧了内诊台边缘,几乎要喘不过气地嘶嚎起来:“救命!救救我!救救我!学妹我好想大便!好想用力!啊……好痛!痛死我了!”

伊贞推了一个推床过来,劝慰著泪流满面的淑珍:“学姐,你肛门那里先不要出力,呼吸要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地又浅又快,忍耐一下,我推你到里面的产台。”

淑珍号啕哭起来:“哦,快一点!哦,快一点!”

她只晓得自己被抬上推床,推进去,一进产房,淑珍低声吼叫起来:“孩子快要出来了!孩子快要出来了!”

她脸色涨得紫红,无法克制那股想用力推的冲动,号叫着大便一般地使劲。伊贞急忙把她抱到产台上,将她分得大开的双腿放在脚蹬上,升高电动产台的上半部,让淑珍更好用力,淑珍“哦”叫着向下使力,她恍惚听到伊贞在她耳边叫道:“学姐,阵痛间歇时要大口喘气,多给宝宝一些氧气,开始痛时还要深吸两口气,然后闭气在肛门那里使劲向下推,就像大便一样。”

淑珍照著作,她的会阴慢慢地往外鼓胀膨出,只觉得肛门好像有一大块石头一样硬梆梆的硬便塞在那儿,让她憋不住地想使力。她的会阴往外撑,变得越来越绷紧发亮,淑珍感觉会阴灼炙般刺痛,尖叫起来,阵痛稍缓时,她瞄了下墙上的时钟,六点三十一分。

她被波涛一样的连续阵痛笼罩着,只能趁阵痛间隙拚命喘气,然后没命地推挤,她的阴唇逐渐分开,黑绒绒的胎儿头发在每次用力时都看得到,伊贞体贴地在她大腿中间摆了一面镜子,让她可以看到产程的进展。

淑珍啜泣地问道:“学妹,医师呢?我不行了,医师赶快来救救我!”

伊贞告诉她隔壁产台的产妇有难产现象,医师正在处理,一会就会过来。

阵痛接连袭击下的淑珍面孔浮肿,泪流满面,无声地干嚎著。她觉得张开的双腿之间有一个小玉西瓜般大的硬物,伊贞叫唤的声音让她醒过来:“学姐,看看镜子,小BABY的头露出来了,加油!”她睁开眼,儿头已经出来三分之二,阵痛又来,淑珍尖叫使劲,阵痛稍缓时,几乎整个要出来了,伊贞帮她打气:“学姐,再一次就出来了,一下哦!”

阵痛再度淹没她,淑珍发出野兽般凄厉的尖嚎,下体像是被撕裂开一样,那硬物“噗”地完全滑了出来,淑珍无力地垂下头,她的小宝宝在她两股间动着,伊贞帮她剪断脐带,把BABY抱到她胸口趴着,“男宝宝哦!”淑珍感动得哭了。子宫又收缩了几下,胎盘排了出来,淑珍感觉如释重负,一阵睡意袭来,伊贞还在帮她清洁阴部,她已经在产台上沈沈睡去。

淑珍张开眼,他硬硬的胡渣扎着她大腿内侧和下体,将她从片刻的昏睡中弄醒。

看看表已经一点四十三分,她推开他,下桌站好,抓起披在椅背上的胸罩,他仍贪婪地吻着她的乳头,抚弄她仍微湿的下体。

淑珍的情绪很复杂,这是她第一次和自己先生以外的男人做爱,过程激烈又不寻常,她在那让她无法自持的高原上待了好久,肛门仍隐隐作痛。她和先生第一次肛交时,她先生也是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地插入她的肛门,让她好痛却又异常地兴奋,可这个人竟是如此相熟的老朱,和她每次自慰时性幻想的陌生人或是歹徒差好多,使她有被占便宜的怒意。

“把手拿开,我要回去上班!”

老朱知道她的脾气,笑笑不敢说话。淑珍穿好胸罩,扣上前扣,从桌下捡起了孕妇内裤,低下头,抬起脚套上内裤,望见还是湿淋淋一片的泛黄裤裆,她咬紧嘴唇,止不住耳根一片泛红。

老朱讪讪地递给她T恤和踩脚裤,一直跟她赔不是:“你实在太性感了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淑珍迅速穿好衣服,满脸通红瞪了他一眼:“死相!”急急打开锁上的房门走出去。

上楼的二十几级阶梯还没走完,鼓涨的膀胱又向她发出了警号,淑珍快步走入护士更衣室的厕所,小了便顺便换好护士服。她两手摩娑著硬梆梆的下腹,这股硬胀的感觉一直没消失,而且可能又因为中午那一场风流,肚子的不适比上午更厉害了。

此外她的腰背也开始 痛,淑珍想,大概是自己刚才躺在老朱的办公桌上,拚命弓身抬臀的动作引起了腰痛。

在STATION和BEDSIDE走来走去时,淑珍不是用手撑腰就是按摩著圆滚滚的肚子,想缓和下腹下背的疼痛。

 

已经生过小孩的美幸和碧莲看她这样子,关心地问她:“怎么了,是不是要生产了?”

淑珍说:“预产期还有五周,应该不会这样快吧!刚才拉了一下肚子,可能吃坏肚子吧!”

两点三十五分,淑珍到8A-2病房为病人换点滴,略微垫起脚尖,大肚子下缘靠在床沿,伸手到对侧去接点滴,她的子宫忽然收缩起来,让她几乎岔了气,“啊”了一声,眉头皱了一下。

病人紧张地问她:“护士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淑珍说:“没什么。”

走出房间时,病床上的欧巴桑叮咛她:“你有身肚子这么大,要注意哦!”淑珍笑着谢她。

回到STATION,忙碌暂告一段落,淑珍撩起孕妇护士服下摆,两腿开开坐在椅子上写护理记录。

坐下没五分钟,又一阵子宫收缩,让毫无准备的她丢下笔,五指张开按著大肚子,挺直了腰,这样不适似乎减少了些。

过了二十秒,她才舒一口气,松开紧皱的眉头和按著肚子的手,继续写她的护理记录。

两点五十分,淑珍又放下笔,用手撑直了腰, 痛欲裂的腹部让她咬住了嘴唇,大力呼吸,她转头问也坐在一旁写记录的美幸:“我的子宫好像开始收缩了,怎么办?”

美幸跟她说:“不一定是真的阵痛,我上次生产,前两星期就出现宫缩,那时我也好紧张,可是那天痛了五、六次就没了。你可以等等看,起来走走,如果是假阵痛就会好很多的。”

三点九分,第四次宫缩让怕痛的淑珍“唉唷!”大叫一声,两手抱住硬梆梆的肚子,痛得眼泪都差点要掉下来。

这次腹痛持续了半分钟,淑珍站起身告诉碧莲:“碧莲,我肚子越来越不舒服,想去走一走。”

碧莲想陪她一起去,淑珍摆摆手说:“我自己会小心。”

她在病房绕了一圈,朝楼上的妇产科走上去。她站在产房大门外,听到待产室里两个产妇此起彼落的叫痛声、喘气声,产台上一个正在生产的产妇尖叫咒著:“啊……喔……好痛……好痛!我不要生了,我一定会死掉!啊……救救我!救我……啊……”

凄惨的叫声让淑珍心惊胆战,回头往楼下走,在楼梯间她又一次捧住肚子,整个人靠在墙上,嗯嗯低吟起来,这次痛了四十秒,淑珍手撑著腰走回护理站。

美幸看她满头大汗,问她好一点没有,她勉强发出声音:“没……有……”再一次的子宫收缩使她痛得声音都变了。

美幸说:“看来好像是真的喔!”她告诉淑珍要开始留意每次阵痛的长度和阵痛之间的间隔。

四点零六分,淑珍跟美幸说:“美幸,我现在大概七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四十秒左右。”

美幸跟她说:“耐心继续等,等到三分钟或五分钟痛一次,每次阵痛持续一分钟时,再到楼下妇产科的产房去就可以了,我上次太早到产房,结果在待产室里等了六个小时,躺也不是,坐也不是,好难熬喔。”

美幸忽然很神秘地把她拉到一边,压低了声音问她:“你中午在老朱的研究室干什么?”

淑珍满脸通红,极力维持平静:“没有啊,只是吃饭聊天而已啊。”

美幸满脸不相信:“他隔壁是护士更衣室,刚刚简淑媛上来跟我说,老朱的房间中午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叫声,她们一开始以为有凶杀案,后来仔细听才发觉是非常浪漫的叫声……”

淑珍低着头,很难为情地承认老朱碰了她。美幸关心地问:“他是不是强奸你?”

她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:“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强奸,我没有抵抗。”

忽然,她又“唉唷”叫一声,脸色难看起来,美幸问她:“又阵痛了?”

她点点头:“越来越痛了”擦掉额头上冒出的汗水,淑珍捧著大肚子走向厕所,她的膀胱又要了。

一坐到马桶上,她就注意到潮湿泛黄的内裤裤裆上多了一种颜色:一小片略有血色的黏液。在怀孕期间,一到原本的月经期(她的经期一直很准),都会分泌类似的带血黏液,淑珍以为又到那个时间了。不以为意的她小完便,觉得有一点想要大便的感觉,又坐了三分钟,可是大不出来,她便穿好内裤出来。

五点十分,淑珍在护理站每隔五分钟就抱紧肚子撑住腰,“唉唷、唉唷”地大声呻吟喘息,阵痛长度延长到五十秒。

美幸问她要不要到产房准备生产,她说要等阵痛更密集,强度更大才要去。

美幸说:“也好,反正现在去也只是躺在待产室叫痛而已,在这儿大家还能陪陪你。”碧莲叫美幸陪淑娟到更衣室休息,淑珍说不用,她还是待在STATION做点事,肚子比较不会那么痛。

五点二十分,淑珍又去上洗手间,这回孕妇内裤裤裆上是一滩殷红的黏液,她回来问美幸:“我底裤有一大滩鲜红的黏液,是不是落红了?”

美幸纠正她:“是见红了,你变成女人的第一次性交,流出来的血,才叫落红。”

坐在椅上的淑珍只能点点头,继续“哼、哼、哼”地呻吟。

五点四十八分,面向椅背,两腿张得开开坐着的淑珍差不多三、四分钟就要低头趴在椅背上。

“唉唷,好痛!唉唷,唉唷,好痛啊!”地边啜泣边喘气呻吟,阵痛每次都持续超过一分钟。一轮阵痛消退,她抬起头,眼眶还含着泪水问:“美幸,我肚子好痛,腰 得好像要断掉,生产怎么这么痛苦难熬啊?”

美幸轻轻帮她按摩腰身和腹部,安慰她:“我上次生产比你还要不舒服,全身发冷发热,一直干呕,我老公整只手都快被我抓到全部瘀血了。对了,你要不要通知你老公啊?”

“他今天下午一点五十分坐飞机到新加坡出差了,要四天才回来。”

8A-2那个欧巴桑的五岁小孙子站在STATION里好奇地问:“大肚子阿姨,你是不是肚子痛,怎么在哭?”

美幸跟他说:“大肚子阿姨快要生小BABY了,她现在肚子痛人不舒服,弟弟乖不要吵她。”

“那小BABY从那里生出来?”

“从大肚子阿姨两脚中间有一个洞跑出来啊!”

五点五十八分,一回阵痛方歇,淑珍的喊叫声刚停,她抬头告诉美幸:“我好想大便,便意好强烈。”要美幸搀扶她去厕所。

才站起来,她“唉唷!”惊呼一声,体内“哦”一下,阴道内似有一股涌泉,微白的透明液体不停流下来,像是小便,但她无法控制,淑珍僵立不敢乱动,水液汨汨地沿着她的大腿流下,她低头看到两腿之间的地板上,流了一地“她的液体”,空气中有一点淡淡的腥味。

她的声音不住地颤抖:“美幸,美幸,怎么这样?怎么这样?我是不是破水了?”

美幸说:“没错,羊水破了,你快要生了,上完厕所,我就陪你到产房去生产。”

淑珍哭了起来,让美幸扶到厕所,坐了五分钟只有一些尿,她问美幸:“便意真的越来越厉害,怎么大不出来?”

美幸说:“淑娟你真的快要分娩了,我上次子宫颈开六指时,也是开始想大便,便意也是一直增强,可是一直到全开上产台都大不出来。”

她帮淑珍站起来,替已经弯不下腰的淑珍穿好内裤,淑珍长发有些散乱,阵痛叫声不停。她的小便被见红的血色黏液染成了粉红色。

六点十分,产房的自动门开启,值班护士伊贞抬头看见美幸搀扶著举步维艰的淑珍慢慢走入,淑珍边喘边说:“学妹,我快要生产了,帮我弄一下。”

她一边叫痛,边断断续续告诉伊贞,现在她三分钟阵痛一次,持续90秒。伊贞通知产房值班医师,然后扶淑珍进检查室,美幸跟伊贞点个头:“学妹,拜托你了。”帮淑珍擦擦汗,亲了一下她的脸,回病房准备下班。

医师来了,两人扶淑珍躺上内诊台,伊贞把淑珍的孕妇内裤拉下来,医师随手接过,瞧了瞧那一片殷红,湿漉漉的裤底,问淑珍:“破水了没?”

她痛的闭眼皱眉,咬紧双唇,只能勉强点点头。阵痛高峰过去,她才能说话:“大概十分钟以前破的,流了一大滩羊水。”

伊贞把她的大腿搁在脚蹬上,淑珍看到医师戴好无菌手套,润滑了手指,叫她“深呼吸。”

她紧张起来,下体有些用力,伊贞告诉她:“学姐,放轻松,下身不要出力。”他的手指这才放入她的阴道。

淑珍在阵痛的波浪中隐约感觉到他的手指触碰着她的子宫颈,又撑压着她阴道底部。

在呻吟哭闹的阵痛声中,淑珍听到医师告诉她:“子宫颈都开九指了才来,太危险了,一不小心你就会在你们病房产子了!”

他交代伊贞:“马上送上产台!”

噬人的剧烈阵痛一波波淹没了淑珍,进产房不到十五分钟,阵痛已经变成持续不断,她两手青筋暴露,抓紧了内诊台边缘,几乎要喘不过气地嘶嚎起来:“救命!救救我!救救我!学妹我好想大便!好想用力!啊……好痛!痛死我了!”

伊贞推了一个推床过来,劝慰著泪流满面的淑珍:“学姐,你肛门那里先不要出力,呼吸要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地又浅又快,忍耐一下,我推你到里面的产台。”

淑珍号啕哭起来:“哦,快一点!哦,快一点!”

她只晓得自己被抬上推床,推进去,一进产房,淑珍低声吼叫起来:“孩子快要出来了!孩子快要出来了!”

她脸色涨得紫红,无法克制那股想用力推的冲动,号叫着大便一般地使劲。伊贞急忙把她抱到产台上,将她分得大开的双腿放在脚蹬上,升高电动产台的上半部,让淑珍更好用力,淑珍“哦”叫着向下使力,她恍惚听到伊贞在她耳边叫道:“学姐,阵痛间歇时要大口喘气,多给宝宝一些氧气,开始痛时还要深吸两口气,然后闭气在肛门那里使劲向下推,就像大便一样。”

淑珍照著作,她的会阴慢慢地往外鼓胀膨出,只觉得肛门好像有一大块石头一样硬梆梆的硬便塞在那儿,让她憋不住地想使力。她的会阴往外撑,变得越来越绷紧发亮,淑珍感觉会阴灼炙般刺痛,尖叫起来,阵痛稍缓时,她瞄了下墙上的时钟,六点三十一分。

她被波涛一样的连续阵痛笼罩着,只能趁阵痛间隙拚命喘气,然后没命地推挤,她的阴唇逐渐分开,黑绒绒的胎儿头发在每次用力时都看得到,伊贞体贴地在她大腿中间摆了一面镜子,让她可以看到产程的进展。

淑珍啜泣地问道:“学妹,医师呢?我不行了,医师赶快来救救我!”

伊贞告诉她隔壁产台的产妇有难产现象,医师正在处理,一会就会过来。

阵痛接连袭击下的淑珍面孔浮肿,泪流满面,无声地干嚎著。她觉得张开的双腿之间有一个小玉西瓜般大的硬物,伊贞叫唤的声音让她醒过来:“学姐,看看镜子,小BABY的头露出来了,加油!”她睁开眼,儿头已经出来三分之二,阵痛又来,淑珍尖叫使劲,阵痛稍缓时,几乎整个要出来了,伊贞帮她打气:“学姐,再一次就出来了,一下哦!”

阵痛再度淹没她,淑珍发出野兽般凄厉的尖嚎,下体像是被撕裂开一样,那硬物“噗”地完全滑了出来,淑珍无力地垂下头,她的小宝宝在她两股间动着,伊贞帮她剪断脐带,把BABY抱到她胸口趴着,“男宝宝哦!”淑珍感动得哭了。子宫又收缩了几下,胎盘排了出来,淑珍感觉如释重负,一阵睡意袭来,伊贞还在帮她清洁阴部,她已经在产台上沈沈睡去。

喜欢就顶一下!!!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

郑重声明:以上网站内容均与本站无关,本站位于美国洛杉矶,仅为美国以及其他法律允许的国家提供视频导航资讯服务,
请勿违反所在地政策以及法律法规,未满18岁禁止浏览本站或击本网站内容,违者后果自负!

本站友链名:小女孩吧 网址:https://www.xnhb.site
收录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,请先做好本站连接在发送邮件。
收录要求:请把本站做与贵站明显位置或者前5位,不按要求添加不予收录。